回首高中

来源: 访问量: 日期:2016/12/25 18:38:53

 

回首高中

北京大学  董舒月

 

转眼间,走进燕园已经一月有余,我也适应了大学多彩的生活。忙碌之余,回想起在母校郸城一高的点点滴滴,我有些怀念,也有一些感慨。在此将我的感受写下来,通过《晨曦》报,与学弟学妹们分享。

怀念老师的课堂

在这里,我先讲一件我遇到的小事:九月十号是教师节,给各位亲爱的老师发条祝福短信当然是必须的。从小学到初中、高中,都送去了祝福,多半老师还给了回复。可到了大学,却不知道给谁发了。开学时引导我们的辅导员是学长学姐,课程方面与我们交流的助教也都是研究生,班主任管理好几个班,没怎么出现过,更分不清谁是谁。我纠结半天,一个短信也没发出去。

在大学,老师不再是高中时一直管着你的人。他们有自己的课题要做,有自己的科研要搞,给你上课只是他们很小的一件事。这时,学习就是你自己的事,全靠自觉。这个变化,让我一时没有适应,导致我的课程落下,在十一假期好好补缺。我还是幸运的,没有造成大的影响,有的人就惨了:因为玩得太疯,作业赶在最后写,网上提交作业晚了几分钟,系统关闭。老师听后,也只能呵呵了。

高中老师讲课无聊吗?我以前的回答是YES。如今,听了大学老师的课,我却怀念起了高中的课堂。高中老师会想方设法让课堂变得生动,会在你瞌睡时把你叫醒,会提问你使你记牢重点……在大学,不论你是睡觉、玩手机还是直接翘课,都没人理会你,工作的繁忙也使他们没有精力去使课堂变得生动。

珍惜你和高中老师在一起的时光吧,还有他们的课,毕业后,这些都会一去不复返。

珍惜未成年的日子

大学很忙吗?我的回答是YES。前一段时间,一高北大的同学聚会,我和朋友说起入学后的生活,我们俩都觉得最近比高中还忙,但又没学多少,细想起来,乱七八糟的事倒是一大堆。社团是大学必不可少的一部分,但加社团可不是只有玩儿那么简单,会有一堆事情等待处理;学习不再是你一个人的事,小组分工很重要,自己做得不好还要连累其他人;在班级里,如果你是班委,估计也会有很多事情要负责;高中时学业紧张,衣服推给父母,现在远离家乡,只能自己洗。

总而言之,上了大学,你就是一个成年人了。学习不是只有背书和刷题,交际不是只有说笑和打闹。仅仅一个多月,我觉得自己的责任多了好多。高中时那种把其他事情全部推给老师和家长,自己只需要好好学习的生活实在是太简单了!

好好珍惜高中未成年的时光,那段可以把自己的事推给别人的日子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 好好学习会使人快乐

不知道大家听到这句话是什么感受,但我相信一定会有人深有体会。在学校里,那些努力学习的人真的是最苦的吗?我觉得恰恰相反。当你努力到一定程度,成绩名列前茅,就会感到自豪,有成就感。而且,高考并非竞赛,题目不会很难。当你一览整张试卷,发现没几道不会的题,能够轻松搞定时,相信你是不会觉得苦的(我想很多学霸喜欢刷题就是这个原因)。对于付出不够多的人,成绩没那么好,做题时就会产生厌难情绪(这一点,在补课时我深有体会),越学越痛苦。而对于混日子的人来说,整天被老师训,被父母唠叨的感受我想不会好。

总而言之,我相信好好学习的人会是最快乐的。即使你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学渣,从现在起,付出双倍的努力,我相信,在几个月甚至几个星期后,你会看到成效,会觉得你的付出都是值得的。那种拼搏后的成就感,被人认可的欣慰,更重要的是,走进像北大这样的名校时的激动、幸福,使我觉得学习真的会使人快乐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我与晨曦

这个话题恐怕就不会那么被老师们赞同了,不过我还是要说。

我的文笔并不好,加入晨曦文学社完全是靠美术,我在晨曦也是做美术编辑。第一次认识晨曦是在五科竞赛,当时学校给每人发了一个小袋子,里面有《晨曦》报。后来我又了解到晨曦文学社办有手抄报,就特别想加入。我一开始害怕没敢加入,但后来还是偷偷进去了,并瞒了班主任很长时间,后来才被发现的。老师不赞成是很正常的,毕竟成绩很重要。

要论谁对谁错,其实在你自己。如果晨曦对你来说是个逃避学习的地方,那班主任的阻拦就不能算错。当然,我觉得至少我们这一届的社员们是认真对待晨曦的。我们大多选择午休或课外活动办报纸,不会借用上课时间。我曾经还为了不耽误学习,在假期时跑来学校给手抄报画画。我觉得,加入晨曦,并没有影响我的学习,反而使我结识了一些朋友,积累了一些经验。而且,在晨曦画画会使我心情变好,提高学习效率(补充一句,晨曦的学霸还是很多的)。

高考结束后,两届的社员有过一次聚会。那天暴雨,但我还是去了。吃饭时与大家回忆高中,畅想大学,还聊到了当时在上课的晨曦的学弟学妹。真心觉得,自己当初的选择没有错。

如今,走在燕园的小路上,回首高中三年:选择是正确的,付出是值得的,高中是无悔的。最后,感谢我的母校——郸城一高;感谢我的老师——张德彬老师,班主任王清涛老师,崔华老师,丁文俊老师,张玉萍老师,吴俊杰老师,张永华老师;感谢晨曦文学社。(本文作者系我校2016届毕业生、晨曦文学社社员)